http://www.betsysapts.com

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家庭是怎样“”人的:海灵

  6月24日下午,数百名在炎炎夏日从全国各地赶到的观众在青年宫,只为亲自聆听家族系统排列创始人伯特•海灵格的公开课程。这是一场由海灵格学校主办、世界图书出版承办的海灵格“新家族系统排列”免费公开课。可容纳650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很多人还需要站着,但心理从业者以及爱好心理学的众多粉丝,对这场以及海灵格本人已经翘首以待。

  从90年始,海灵格已经数次来到过中国介绍他的新家族系统排列。而早在今年初春时节,海灵格要再次来到中国的消息在圈内不胫而走——已经年过九旬的他,在13年后,将又一次站在上为人们展示家族系统排列的魅力。

  拄着手杖缓步就坐的伯特·海灵格,先是携夫人索菲女士与交流,索菲的一只脚还打着绷带,需要靠双拐辅助才能。在与索菲的深情对视后,海灵格说:“能够在这里与我的妻子索菲一起和大家讲话,我觉得十分荣幸。”

  海灵格以富有质感的英文,向介绍了他创建家族系统排列的往事,以及他的朋友韦伯怎样将他的工作整理成第一本关于家族系统排列的著作——这就是后来在全球有广泛影响的新家排开山之作《谁在我家》。他表示将会和妻子联合展示“新家排是什么”,因为现在有太多的人去做家族系统排列,并指点别人什么是正确的家族系统排列,但是这其中的很多人根本不了解到底什么是新家排,为此他会在这次的活动中为大家展示自己如何做家族系统排列。海灵格表示新家族系统排列其实是静默的排列,所以他展示的时候,可以一个字也不说,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所有的人能看到它会真正展示什么。

  在与进行了一场愉快沟通后,海灵格的公开课即将开讲。而当天参加家族系统排列公开课的,早已陆续入场就座。起初主办方准备了可容纳350人的场地,结果报名观众超过1000人,只好紧急改到市青年宫650人报告厅,但现场仍有很多人站着。一位20来岁的女孩兴奋地说:“即使站了三个小时,能够亲耳聆听的也是值得的!”

  在后台稍作歇息后的海灵格夫妇,携同海灵格学校的排列师以及中文、德文翻译人员一起。此时,全场的观众起立、鼓掌,以这种方式向这位年过九旬的家排泰斗致以。掌声经久不息,海灵格夫妇牵手而立,也以微笑向粉丝们回礼问候。

  当海灵格出现在公开课会场,全场近700名观众全体起立,鼓掌欢迎(朱利伟 摄)

  这是海灵格此次在中国活动的第一天,这场了超过600多名心理工作从业者和新家排爱好者的活动,是海灵格自己要求额外开办的一场免费公开课。

  活动主办方世界图书出版分总编辑郭力女士在公开课开场辞中表示,海灵格博士是享誉世界的心理治疗,在国际心理学界一直享有广泛的影响。而他的著作迄今为止已有上百本,被译成30种文字。而世图作为海灵格部分著作的中文版出版方,邀请到海灵格夫妇和海灵格学校团队来中国首次举办工作坊。而海灵格因对中国文化的推崇,以及和中国粉丝的,特意要求在、杭州两期工作坊之前分别举办一场公益。

  在由海灵格学校的三位导师之一沃尔夫冈·多伊瑟向在场的观众简要介绍了家族系统排列后,海灵格夫妇便直奔主题,开始了他们的家排实践——直接现场演示如何排列解决观众提出的议题(实际遇到的困难疑惑,期望通过家族系统排列来解决)。

  海灵格创立的新家族系统排列认为,人不仅仅只有一个灵魂,而是更大灵魂的一个部分。而人也隶属于一些系统,比如家庭系统。当家庭当中每一个人都接受到了自己应得的的时候,这个人,这个家庭才会感觉好。当家庭在家庭的灵魂当中缺失的时候,这对我们的幸福快乐有十分深刻的影响。

  海灵格发现在家庭系统中,有一些不易被人们意识到的动力操控着家庭之间的关系。很多人的心身问题,其实都是家庭“”造成的。将“”的原因显露出来,往往能找出化解的方法。在导师指导下,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被问题困扰的人,以及在系统中代表前者家人的陌生参与者,一起进行系统排列。在新家排的核心元素“序列”下,之间的排列,牵动的改变,并最终使受到困扰的能够找到正确的。

  在当日的公开课现场,观众求助五花八门的问题,而海灵格则说,家族系统排列是关于生和死的。

  一位女士说她这些年处于一种痛苦无力的状态,海灵格从现场征集另一位女士,“代表”求助者的母亲。他让求助者从远处看着母亲,慢慢,观察她哪里,是靠近还是远离“母亲”,而海灵格夫人索菲则用德语缓缓讲出家族系统中很重要的一个观点“没有母亲,没有生命。没有母亲,没有力量。”

  之前海灵格曾对说过,他举办的课程中,中国女人在现场哭得最凶。而当天海灵格在现场进行系统排列的案例中,也确实出现过台上的求助者和的观众都失声痛苦的场面。现场一位女士说她曾经在几年前因对孩子教育产生困扰,而求助于家排课程,结果发现确实能够影响到家庭生活。此后她成为海灵格的粉丝,并且阅读了他著作的大部分中译本,今天是特意来亲眼看看海灵格先生。

  索菲也在现场表示,系统排列已经被应用在更多的领域,比如商业、外交。她甚至透露梵蒂冈教在作出决定前也会使用系统排列。而当日公开课的最后一部分,则交给了知名企业家族系统排列导师阿方索•马尔皮卡,由他来讲述在商业领域中系统排列的使用实践。

  伯特•海灵格(Bert Hellinger),心理治疗师,“家族系统排列”疗法的创始人。

  海灵格1925年在出生在,5岁时就立志成为一名神父,20岁时进入一所学校,学习哲学、和教育学。1953年,在他取得博士学位后,被任命为神父派到南非的祖鲁族服务。在那里,他担任一个教师培训学校的校长,负责教务,同时也是神父。之后他接受心理、完形疗法、原始疗法以及交流等训练。上世纪70年代,他脱父袍,专心致力于心理学研究。

  他发现很多人的心理纠结皆与其跨越数代的家族有内在关系,进而创造性地发展出“家族系统排列”心理疗法,成为跨越20、21世纪在影响力深远的著名心理治疗。

  海灵格先生著述颇丰。2003年,世界图书出版首次翻译出版了海灵格的《谁在我家》一书,其后又陆续引进出版他的《在爱中》《心灵之药》《成功的序位》等8部专著,这些著作长销不衰,不仅影响了数十万心理师,还让无数读者解开了生命中的困惑。

  国内心理学一线大咖有不少人是海灵格的粉丝,如杨凤池(首都医科大学心理学教授)、武志红、吴和鸣等。

  记者:你好,海灵格先生。首先非常感谢您不远万里在夏日炎炎中来到我们的中国。我们手里拿着您最新的著作《洞悉孩子的灵魂》,通常我们了解到的家族系统排列都是作用于成年人的个人成长与心灵的疗愈,所以我们很好奇,当家族系统排列作用于儿童和青少年身上的时候,会发生怎样的不同和故事?所以我们想请您介绍一些您这些年来和孩子一起工作的经历,以及您在这方面的一些研究。

  海灵格: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些给别人做家族系统排列的人,知道我或者认识我吗?他们做好准备,听我讲了吗?或者,他们的是自己对于家族系统排列的想法、看法?这就是问题。在这里,我就会听到这样的问题:家族系统排列是什么?家族系统排列展示的是什么样的方式?家族系统排列的秘密是什么?比如说,我在这里给您做排列,经常我对于家族系统排列什么也不讲,我一句话也不说,就是展示出来。新家族系统排列,很大程度上讲是静默的。对于每个人来讲,都有自然而然的想法,并不需要去解释。

  记者: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对您影响很深,我们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让您接触到中国的?其次,的思想是如何影响到您的家庭系统排列的?

  海灵格:没有人知道《经》,或者说没有人了解《经》,《经》是的,没有人知道它将带领我们走得多远。因此,我经常阅读《经》,我可能读了一百遍了,但是我仍然不理解它。这个维度是没有任何人可以真的跨过去的,如果我们在这里展示家族系统排列,我的灵魂当中永远都有着《经》。因此,在中国人当中,他们每个人的灵魂当中都了解《经》,而我了解的比他们每个人都少。以这样的方式,和索菲一起,我们一起,到那个维度去。因此,像家族系统排列,就可以带领我们到另一个维度,不断地继续、继续、继续。我们是被《经》所引导的,以谦卑的方式。

  记者:海灵格先生,您好,很高兴见到您和索菲女士。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我在海灵格先生的书里面,也看到在家排的过程中,可能经常需要或会看到被堕胎的孩子,那我们是如何看见这些被堕胎的孩子的?除了他们,我们还应该看见什么?

  海灵格:家族系统排列正如我和索菲将在这里展示的这样,经常发生的是,不需要任何语言,它们就展示了,正像《经》,永远没有结束。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灵魂当中,我跟随《经》。因此,经常的,我不需要对家族系统排列说任何话,索菲和我展示出来,我们能展示多少,就展示多少。我是以一种十分谦卑的方式看《经》,因此我们可以不讲任何话而展示一个排列。有人举手说他想和我做一个家族系统排列,我不去问他他的议题是什么、他的兴趣是什么,他坐在我的身边,然后我从人中选一个人,我告诉他们他们要站在哪里,然后突然之间,他们就被另外一个维度所了,他们会以一个为开始,他们一步一步地被的东西所引领,然后议题对每一个人来讲都清晰了。然后我就停止排列,什么话也不说,我只是偶尔加一点点东西,然后我就停下来,那里有那么多的人,不止七百个,没有任何人能说得出任何话,他们都被往这个方向了,他们了解最精髓和根本的东西,什么都不用说。所以我不问他们议题是什么,议题通过已经展示出来,然后他们和我都被另一股力所。这个是比家族系统排列更伟大的。我可以多讲一点,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你是否可以跟得上、是否可以理解,家族系统排列它的秘密,以及它是服务于谁的?好,我认为我讲的够多了。

  记者:我看到报道中说,在海灵格先生在各地做的工作坊中,好像中国女性在排列的过程中展现的悲痛会更剧烈一些,在此做一个求证,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是这样吗?如果是的话,您怎么看?

  海灵格: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和索菲一起。不久前,我们在的伊尔库茨克做了一次工作坊。那里有一位女士,那位女士对索菲说她遇到了一些困难,因为她堕胎了一个孩子。我当时觉得,索菲来讲会比较好一些,因为她处理了很多流产的案例。

  索菲:这个排列是这样的,这个女士的问题是,她想有孩子,但一直没能有孩子。她回答我的问题,我问她,她是否以前有过孩子,或者说她以前有有意愿有过孩子的时候,她说是的。所以我们就不再特意地去讲这个排列,因为实际上这个为所有女人所做的。最终,所有的男士和女士都参与到了一个当中。当女人们觉察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痛苦就变得非常深。那个被堕掉的孩子,只是身体上死去。但是在层面上,孩子仍然在场。因此我想要回到之前所问的问题,我们与孩子工作?在意识层面上,孩子并不是一个孩子。或者说,成年人是过去做过孩子的人。这个人回答:“我是一个孤独的孩子。”问题是,这是真的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死去的兄弟姐妹都对现在是成年人的这个人产生了非常深的影响。如果说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没有被看到的话,那么这个活着的人,他的人生当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或者甚至有疾病发生。即使那个人去世,那个人也没有离开,虽然身体很早以前就离开了。那么,我们如何与孩子工作呢?比如说有一些有注意力缺陷的孩子,我们会设立排列,会排出所有的兄弟姐妹,并且按照顺序,然后这个孩子就能够平静了。孩子就会知道,也许我不是第一个孩子,我可能是第五个,这个孩子就能获得和平;或者我们邀请所有逝去的兄弟姐妹,都一起来到这个教室;或者我们邀请父母过来,但不是说身体上,孩子马上就会平静下来。所以我要再重复一遍,孩子,只是身体上是孩子,家长们没有能力向孩子隐瞒任何事情。在更高的层面里,他们知道一切。如果孩子爱惹麻烦的话,这已经展示出了,在这个家庭中有很大的失序。系统排列是在一个系统当中建立秩序,一旦序位被重新建立起来了,幸福的大门就敞开了,成功的大门也敞开了,健康的大门也敞开了。所以这是我的总结性的回答。

  记者:有一个关于女性的问题,想请问您。女人总是要求男人、或者自己的伴侣来符合自己的要求,如果不符合的话,就会非常的不满意。那这种习惯意味着什么呢?

  海灵格: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女人以及母亲。只有当孩子出生几年之后,男人才变得重要,那男人争取支持母亲。

  记者:我的问题是,海灵格先生是怎么看家族系统排列和占星学之间的关系?因为占星学当中可以看出来,在家族占星当中,这个人可能是他这个家族里的祖父去世了然后再回到这个家族,会不会有这样的这种传星的序位的出现?

原文标题: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家庭是怎样“”人的:海灵 网址:http://www.betsysapts.com/xinwenpindao/2020/0523/1991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